赵作海将于元旦结婚 今后欲和妻子种地做小买卖
2019-01-18 19:45: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db:描述]
昨天,面对记者,赵作海和李素兰露出幸福的笑容。 昨天,面对记者,赵作海和李素兰露出幸福的笑容。

  □记者 韩景玮 实习生 段昊书 文图

  核/心/提/示

  “婚房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元旦结婚了!”昨日上午,赵作海携女友李素兰来到郑州,向记者透露了他们将要结婚的最新消息。同时,李素兰告诉记者,自从媒体报道她偷卖赵作海玉米的事后,她被全国几十家媒体追着采访。事实上,这里面有很多隐情和误解。为证明自己并非图赵作海的钱财,她决定和赵作海正式结婚。

  认识经过:本报报道给他俩牵的线

  昨天上午10时30分,在郑州市北部陈寨村一家酒店内,记者找到了赵作海和李素兰。李素兰看上去干净利索。说话过程中,李素兰的手机不停响起,她告诉记者,都是媒体记者要来采访她的。有两家媒体已在郑州等着要采访她,都被她拒绝了。

  李素兰告诉记者,自从大河报刊登她卖赵作海8000斤玉米的事情后,全国20多家媒体纷纷联系,要采访她。现在她已经接受了至少15家媒体的采访。很多电视媒体还将她叫到现场录播。

  李素兰说,沾赵作海的光,她现在多少也算个名人了。不过,赵作海告她偷卖玉米是受人蛊惑的,此事有很多隐情和误解。

  谈起和赵作海的认识过程,李素兰说,赵作海出狱和大河报的报道有关,而她和赵作海认识也和大河报有关。今年6月23日,大河报刊登了《高院院长向赵作海鞠躬致歉》的报道,她拿着报纸找到赵作海,希望赵作海能帮她女儿维权。

  李素兰说,她今年56岁,家住夏邑县会李镇西街农村,也是个苦孩子出身。她早就没了父母,结婚后先后生了4个女儿。由于夫妻感情不和,她早年间就离婚了,靠走街串巷卖包子、卖牛肉、卖卫生纸等小买卖,将4个孩子拉扯大。她小女儿被丈夫遗弃导致瘫痪,她一直在帮她小女儿维权。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她找到了赵作海,希望赵作海能帮忙。

  玉米风波:她说此举是为贴补家用

  李素兰说:“我有4个孩子,他也有4个孩子。他蹲过大狱,我也受过很多苦。”她觉得自己和赵作海都是经过苦难的人,同病相怜,最终俩人就好上了。她搬到赵作海家共同生活三天后,便以婆婆的身份参加了赵作海大儿子的婚礼。

  日子本来就这样平淡地过着。但有一天,赵作海报案说她偷卖了玉米。当时,她心里很恨赵作海,但她更恨另一个人。李素兰说:“那个人就是蔺文财。”她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蔺文财在搞鬼。

  李素兰说,蔺文财是在赵作海儿子结婚时到他家的,还带来了两条极品云烟和200块钱贺礼。当时,她很信任蔺文财,希望他能帮助自己的女儿维权。随后,在蔺文财的引导下,赵作海成了“公民代理人”。在一个多月的合作中,赵作海和蔺文财先后到河北遵化、云南昆明、重庆、四川成都等地,代理了多个案子。但蔺文财一直没帮她维权。她认为是没给蔺拿钱。

  11月4日,赵作海在四川维权时接到亲戚急电,称家中8000斤玉米被李素兰盗卖。赵作海遂去派出所报了案。

  李素兰说,自己卖玉米原本是为了贴补家用。赵作海临走时,只给了她60元钱。她没钱花了,就将家里的玉米卖了。但她没卖8000斤,而是卖了3000多斤,共卖了3543元。摩托车她也没卖,而是转到朋友家了,主要是怕丢了。

  在一旁的赵作海告诉记者,之所以说是8000斤,是因为听人说金额不到5000元警方不立案。

  李素兰说,这纯粹是蔺文财在搞鬼。为此她还病倒了。她气愤之下,曾在院子里堆土堆并插上几个木棍,以乡间的方式诅咒蔺文财。

  李素兰认定蔺文财绑架了赵作海。为了夺回赵作海,她跑到郑州,先到医院买了40片安眠药,然后给赵作海打电话说“你不来我就自杀”。赵作海最终跟李素兰回到村中。

  在蔺文财多次挽留无果后,赵作海最终和蔺文财断绝了联系。蔺文财在其网站上说,因赵作海女友被曝为有夫之妇,对他产生了不良影响,他决定暂停带赵作海学习维权的行为。

  李蔺之争:双方互指对方想骗钱

  让赵作海想不到的是,李素兰曾在商丘花190元买了一个录音笔,瞒着赵作海录下了她与赵作海的谈话。在那次谈话中,赵作海说蔺文财在外边带他去找过小姐,但他拒绝了。

  本报关于李素兰卖赵作海玉米的报道引来全国多家媒体关注,李素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蔺文财。

  蔺文财认为,李素兰跟赵作海是想骗他的几十万元补助款。而李素兰认为,蔺文财是借着赵作海的名头,骗那些求助者的钱。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蔺文财曾给赵作海介绍对象,还带赵作海找小姐。

  11月30日,蔺文财向昆明市五华区法院送交了起诉书,起诉李素兰侵犯他的名誉权。他在起诉书中说,李素兰故意捏造他绑架赵作海、带赵作海找小姐的虚假事实,诋毁他的名誉。他要求法院判令李素兰公开向他赔礼道歉。

  记者昨天把这些消息转告李素兰后,李素兰不以为然,她说她还准备起诉蔺文财呢。一旁的赵作海则一笑了之。

  李素兰将赵作海找回家后,首先让赵作海和蔺文财断绝了联系。她和赵作海进行了深入沟通。赵作海也担心李素兰尚未离婚,担心犯重婚罪。

  对此,李素兰说,那些传闻都是蔺文财搞的。

  当时蔺文财唯一的证据就是打印出来的一个户口信息,信息上显示,户主是高某,而李素兰的身份则是高某的妻子。李素兰说,她和高某早在1997年就已经离婚,但由于她没有固定住所,至今没有将户口从高某的户口本上迁出。

  赵作海说,他在上海期间,一个男子曾打电话说是李素兰的丈夫。针对此事,李素兰说,这个男人是她和第一个丈夫分手后又认识的一个男子,她和对方没有领结婚证。两人生活期间,由于她带着4个女儿,对方嫌她负担太重,最终两人分手了。

  元旦结婚:

  她要证明她不是贪图钱财

  得到李素兰的这些解释后,赵作海基本原谅了李素兰。此前,李素兰多次答应和赵作海结婚,但赵作海担心李素兰会图谋自己的钱财,一直没答应。这次,赵作海最终答应和李素兰结婚。为此,赵作海要求李素兰必须拿出和前夫离婚的证明。

  这个证明开着相当麻烦,因为李素兰和前夫根本没办结婚登记手续。但由于李素兰和前夫生有4个孩子,已和前夫构成事实婚姻关系。按规定,必须先办理结婚手续,然后再办理离婚手续。李素兰先在村里开了一个证明,证明她早在1997年就和前夫离婚了。随后,她到民政部门和前夫先办了结婚手续,又办理了离婚手续。李素兰拿出自己的离婚证让记者看。记者看到,离婚证上的日期为2010年12月3日。

  李素兰说,下一步,她和赵作海准备回去办结婚证。现在他们的新房已准备好了。他们新购了席梦思软床、组合柜、梳妆台,先后花了4000多元。

  李素兰说,如有可能,她还真想到香港度蜜月。但她担心赵作海舍不得出钱。赵作海对钱看得很重。她和赵作海接触这么长时间,她给赵作海要钱,赵作海每次都是一百、二百地给。最多的一次,她回老家,赵作海给了900元。赵作海给她买的最贵重的礼物,是一个金手链。当时赵作海拿出5000元钱,加上女儿给她的3000元钱,她才买了个重20多克、价值8000多元的金手链。

  李素兰说,实际上赵作海也没啥钱了。65万元国家赔偿,半年间只剩下30万元了。跟蔺文财出去做公民代理人,赵作海落了一条裤子,是蔺文财花80元钱买的。还有一条皮带,因为赵作海当时的腰带是个布绳,蔺文财看着不雅观,就给他买了条皮带。此外还有1300元钱。其中500元是蔺文财给的,800元是上海寄来的稿费。

  赵作海说,他不会再当公民代理人了,准备跟李素兰回家种地,做点小买卖。他们已将结婚日期定在元旦,希望记者前去喝他们的喜酒。

  李素兰说,和赵作海结婚是她真实的想法,她想借此向人们证明,她并非贪图赵作海的钱财。

  注:记者未能联系到蔺文财,因此文中关于蔺文财的情况未得到本人核实。

相关热词搜索:[db:关键字]

上一篇:北大男生下催情药强奸前女友案终审获刑4年
下一篇:镇政*雇人穿城管制服在国道上设卡收费(组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