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8500万残障人士的性尴尬
2016-06-30 11:46:48   来源:自强公益论坛 心心的星   评论:0 点击:

不能说的秘密---8500万残障人士的性尴尬
我们以为他们需要关怀,其实他们更需要爱情。据中国残联2010年的统计,全国残疾人总数为8502万人。平常人们对他们的关注,多集中于出行与就业,很少人意识到,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渴望爱。
    2014年11月是中国首个残障发声月,一场“残障与性”的分享活动,让残障人的性需求议题首次摆上讲台。四位残障人士勇敢地站出来,公开面对200多名观众“谈性说爱”。
    盲人按摩店里的性隐私
    阿冲一个人站在黑暗的舞台上,正如他此生的处境。
    他出生于河北沧州,身患先天性眼疾。12岁时,阿冲被送进盲校,跟全国大多数盲校学生一样,他学到的唯一技能是按摩。15岁后,他进入按摩店工作。之后的11年,他辗转于全国各地的按摩店,直到自己忍无可忍。
    按摩师平均每天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天的活动就在按摩店里的方寸之地。有些按摩店提供集体宿舍,十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有的店直接让他们睡在按摩床上,狭小的活动空间让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隐私。盲人按摩店里,男按摩师面对的是长时间的性压抑,女按摩师面对的还有性侵犯。
    狭隘的社交圈和自身视觉障碍,造成了男性按摩师的高单身率。他们虽然看不见,但是心智和生理需求是正常的。盲人按摩店里一般的男女比例是4:1。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参加店外的活动,店里的客人也鲜有能发生故事的,这使得男性按摩师找对象难上加难。而他们解决性需求往往只有两个途径,自慰和嫖娼。有的年轻按摩师晚上就在按摩床上自慰,把床弄脏了,往往会挨一顿骂。冒险外出嫖娼者,则面临着更多的危险。
    有伴侣的按摩师境况同样尴尬。阿冲偶尔有看到按摩师夫妇在集体宿舍里亲热,“男的动作不敢太大,女的不敢发出声来。”在按摩店内则更没有隐私可言,偶尔有好事者,甚至会偷偷拿出表来计时,随后成为第二天的谈资。他们有时候就干脆到厕所里“解决”性需要。虽然各种不方便,盲人夫妇还是很少选择到外面租房,一则少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两个盲人,二来上班也不方便。
    相对而言,女按摩师面临的不仅仅是性压抑问题,更多的是性侵犯。阿冲称,每一个盲人按摩师,无论男女,都会受到不同程度性骚扰,但女性更容易受到性侵害。
    他讲述了一个真实的个案。两个十几岁刚入社会的女按摩师,在工作期间,被客人拿刀相逼强奸了。事后,按摩店老板让她们不要报警,两个女孩听从了。悲剧却没有因为隐忍而结束,之后,其中一个女孩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件事情却不了了之。阿冲说起这个事情也只有唏嘘无奈:“盲人按摩师的圈子很小,这事经过口耳相传,大家都知道了,但知道了也就只是知道了。”
    “一堵看不见的墙———视障按摩师的性难题”,这是阿冲的演讲题目。他把按摩店里的隐秘性事讲了出来,因为他想让外界知道,视障人士除了眼睛跟健全人不一样,其他需求是一样的,他们也有生理和精神需求,也希望能有一个伴侣。阿冲表达了自己最朴实的愿望:“爱就要大胆说出来,爽了可以叫出来。”
    残障女生爱美丽
    在第一次看完话剧《阴道的独白》之后,王雪洪为这样一部女权话剧竟然没有残障女性的形象而惊讶。“是因为大家觉得残障女性没有性需求么?”
    王雪洪是广东省残培教育基金会项目官员,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腿部有残疾。在过去一年,她在供职的广州市残疾人英语培训学校创办了“残障女生成长计划”。
    “普通女孩长到一定程度,父母就会给她们讲一些自我保护的知识,但残障女性的父母很少会讲,因为觉得她们并不会遇到性骚扰。”王雪洪认为,这也是残障女性特别容易受到侵害的一个原因。
    在性教育方面,残障女性还面临“同伴教育”的缺失。住过宿舍的女生都知道,“卧谈会”其实也是增长性知识的一个途径,普通女孩会乐于和朋友分享恋爱的经历,而残障女生的这个“小秘密”圈却比较特别,因为有些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恋爱中的朋友又因为害怕伤害她们的自尊,不敢和她们分享。
    王雪洪的性教育课大受欢迎。第一堂课,她教的是“身体的美”。“什么是美女,广告上呈现的都是年轻的、完美脸蛋、魔鬼身材”,很多残障女性都缺少对自己身体的认可,羞于把自己的身体展示在别人面前,也常常受到社会主流价值观对“美”的定义的影响而感到失落。
    学校里有一个女孩,从来都是穿有兜的衣服,把手插在口袋里。她跟男朋友拍拖四年了,一直不敢把手掌缺失的右手给对方看。曾经也因自己身体自卑的王雪洪感到心酸。
    “什么是美?”她掏出一张明信片,照片上戴着宽沿草帽的女子酥胸半露,坐在轮椅上,一条腿是萎缩的。这是她去德国交流的时候带回来的一本摄影集,主题是“残缺的美”。“残障的身体为什么不可以是性感、风情的?”她正在筹备这样一个摄影展,展现中国残障女性的美。
    课程最后,她发起了一项活动“一起去游泳”。20多名学员的第一反应是兴奋和期待。但随后,学员们开始出现各种忧虑,“老师,穿了泳衣假肢怎么办?”“教练可不可以是女的?“旁边有没有别人?”
    尽管事先有比较细致的安排,游泳场里的学员还是遇到了问题。比如更衣室离游泳池有一段距离,有腿疾的学员便为是穿着假肢走出去,还是跳着出去的问题纠结了很久。最后,她们还是跳着到了游泳池。在专业的游泳辅助工具和教练的帮助下,学员们第一次到水中游泳、玩游戏,收获了难得的自在和快活。“当我看到一群从前总是长衣长裤把自己包起来的女生,穿着彩色的泳衣在水中,觉得很感动。她们只是需要多几次这样的集体练习,以后她们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出去游泳。”
    王雪洪很兴奋地描述着自己的计划,她还想举行摄影展和时尚T台秀等,让一些优秀的残障女性榜样走出来并发出声音,让社会更加了解这个群体,也让残障女性们意识到,她们一样有追求美丽的权利,更有享受性爱的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残障 人士 秘密

上一篇:5月15日山东滨州开启残疾人洽谈会暨相亲会
下一篇:脑瘫患者喜为人父 成“励志”样本传递正能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