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残障者,我需要性代理人
2015-02-21 19:49:45   来源:自强公益论坛 心心的星   评论:0 点击:

我是残障者,我需要性代理人
66岁的埃米娜塔.格里高里是一位退休的荷兰工程监督,她在法国做非法的性代理人超过一年,有十位客户,每次服务收取130美元的费用。之前,她在瑞士接受过性治疗师的培训,大多数工作大包括按摩、性爱游戏,但没有亲吻和性交。
 
“有些男人告诉我:‘就是这样。我现在是一个男人了。’对我来说,让我的身体依偎着他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不会性交。我不是性工作者。我不可以这样做。”– 我留了一点口红印在你脸颊上。 –没有关系。“如果那人是坐轮椅的,我就从轮椅开始,”格里高里女士说。“我先和他在轮椅上玩脱衣服。这其实更像是一个游戏。”
 
格里高里女士在法国有大概10个残障客户,他们一般是口口相传知道她的,但付款则需要通过她在荷兰的公司。格里高里女士每次收费130美金。服务通常是在客户家里进行的,在接单前,她们先要了解客户的背景并讨论客户的需求。
 
“在过程中,我可以成为一名朋友、情人,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可以幻想、说话、问一切他们感兴趣的问题,而我会把我能给的都给他们。”
一个周六,她来到弗代纳,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去见她的客户。他叫丹尼尔.多利古慈,是一名49岁的市政厅职员,患有弗里德莱希氏共济失调症(Friedreich’s ataxia)。这是一种由遗传基因引起的罕见病,该病使他渐渐失去身体协调功能,并无法流利说话。
 
“靠妓女,我体验到性,不过很快就结束了。”多利古慈坐在他那普通的一层公寓的过道上,笑着说道。“但这种体验只能持续了一小段时间,然后就没别的了。”
 
“但有了格里高里小姐以后,”他说,“我们像是把自己藏在一个虚幻的泡泡里,在里边,我们成了正常的情侣。相互聊天,做爱做的事,问好奇的问题。在服务要结束时,再把泡泡戳破。”

相关热词搜索:残障者 代理人

上一篇:一位女瘸子性/別生成的需要----作者:李素真(燕)
下一篇:婆婆阻止盲人夫妻生娃,残疾人没有当父母的权利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