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残障者,我需要性代理人
2015-02-21 19:49:45   来源:自强公益论坛 心心的星   评论:0 点击:

我是残障者,我需要性代理人
\
法国人莱堤西亚.瑞鲍德上街宣传,呼吁性代理人合法化。
 
瑞鲍德是一位30岁的译者和老师,需要7位全职照顾者。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让她只能动左拇指、左拇趾、和脸部肌肉。但触觉依然敏感。她曾通过朋友、或在约会网站找过性伴侣,但她的残障身份吓跑很多人。同样因为残疾原因无法得到性体验的,还有法国180多万的残障朋友。
 
因为身体原因,他们的性欲长期得不到满足,更难以收获爱情。有人通过寻求性代理人的方式满足需求,但政府却不让。
 
性代理人一直存在争议。在瑞士、荷兰、丹麦、德国、日本、英国等国家,性代理人是合法的。“从性的角度来讲,残障患者也应和其他人享有同等的权利。”瑞士精神病主治医师联合会董事会主席、精神病医生保罗·霍夫说。而在很多其他国家,比如法国,性代理被看作是卖淫。此外,在很多法国女权主义者看来,性代理简直是对从业的女性和残障者的羞辱。而事实上,妓女解决的是性的欲望,而性代理人解决的是关于性的困惑,和来自身心或者特殊经历的性障碍。而且,这种性辅导是有次数限制的。
 
“人们总把残障者看作孩子,所以,难以避免的,孩子是不可以谈论性的。”瑞鲍德说。
 
“我常常做春梦。更怪的是,在我的大部份梦中,我并不是残障者。所以我能动,而且经常做在现实生活中被限制的事情。从小到现在我一直被人触摸。我想我需要为了感受快乐而被触摸,而不只是为了生活起居。我是处女。我不认为说出这件事是个问题。通常人们会告诉我:‘难道你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想吗?’那不就表示我被禁止做爱吗?终究有人必须提出这个议题,并了解我们为何提出这样的需求。我不能动。我不能自慰。看起来,人们认为我们没有资格拥有鼓舞人心的爱情。”
 
在瑞鲍德的春梦里,她是一位苗条而又热情火辣的金发女子,轻而易举地征服她的男人。而现实中,她仍是处女,坐在电动轮椅上生活。唯一触碰过她身体的人,只有家庭护工和医师。
 
她想要男人,但男人却被她吓跑。
 
曾经,她通过朋友的朋友寻找性伴侣,甚至在约会网站上物色男人。但是,因为残疾,她把人都给吓跑了。下一步,她只好打算去瑞士或者德国花钱买性,因为在那里,性代理是合法的。
 
瑞鲍德住在一个整洁现代的公寓里,有着不错的存款,还有一个脸书(Facebook)账号。她喜欢看美剧《混乱之子》(Sons of Anarchy ),这是关于一群刺青拜客的故事。她相信自己有权利去享受这项性服务,这是从生理和心理上帮助她们打破禁忌,勇敢去爱。

相关热词搜索:残障者 代理人

上一篇:一位女瘸子性/別生成的需要----作者:李素真(燕)
下一篇:婆婆阻止盲人夫妻生娃,残疾人没有当父母的权利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