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推行无障碍,残障依旧受隔离
2015-03-28 20:42:21   来源:自强公益论坛 心心的星   评论:0 点击:

法律推行无障碍,残障依旧受隔离
近日,因携带导盲犬拉肖恩前往购物中心而遭到拒绝,视障者史蒂芬·占的经历频频见诸报端,对此,马来西亚民众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是否应该允许经过训练的工作犬使用公共交通设施,为残障人士提供帮助呢?
 
残障权利倡导者,议员巴斯玛法西·克里希男(音译)认为,对于全盲人士而言,导盲犬有着重要的作用,有助于他们享受独立且无障碍的生活。“对于使用辅助犬的残障人而言,他们乘坐公共交通的诉求应该得到支持。”
 
敏感的教义
 
1975年的一次事故导致巴斯玛法西成为了一位截瘫患者,针对相关报道,她援引玻璃市穆夫提朱安达·贾耶博士的观点指出,双目失明的穆斯林可以使用导盲犬。(译者注:“穆夫提”一词来源于阿拉伯语音译,意为“教法解说人”,伊斯兰教教职称谓,即教法说明官,职责为咨询与告诫,对各类新问题、新案件的诉讼提出正式的法律意见,作为判决的依据。)
 
大量的媒体报道引用了回教法理事会主席阿卜杜勒·舒克·胡斯尼的看法,及迄今为止,尚未出台任何针对导盲犬而制定的法令,然而,但凡回教法理事会了解了出台导盲犬相关法令的迫切需求,便可就此展开讨论。
 
在巴斯玛法西看来,对残障人士而言,这是一条好消息。“此事尚有很大的转圜余地,一旦理事会做出了决定,我们便可展开进一步的行动。”
 
她认为与其不断地遭到质疑,不如积极地向回教法理事会提出诉求,发起开放性的讨论,允许正反双方本着伊斯兰教的教义,就导盲犬问题分享自己的观点。她表示:“如今,我们已经处于一个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刻了,我们应该考虑到社会主流(穆斯林)的观点,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价值观。”
 
八打灵在也市议员,残障人士谢萧真(音译)认为,想要在尊重伊斯兰教义和允许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使用公共交通设施之间寻求平衡,是一项颇为艰难的工作。“我坚信,每个人都拥有选择的权利,使用导盲犬恰恰体现了他们的自主选择权。然而,同时,我们也必须尊重穆斯林的教义,将他们的信仰考虑在内。禁止导盲犬踏入公共场所也可以被视为是穆斯林们的选择。”谢女士指出,导盲犬能够保护视障者免受伤害,同时,轮椅使用者也可以借助工作犬,在某些无法满足无障碍标准的环境中拾取物品。
 
与无障碍相关的法律条款
 
我们查阅了《2008年残障人法案》,其中明确指出,必须为残障人创建通用的无障碍环境。在《法案》第4部分第1章中存在两条相关条款,其中写到:“残障人应该拥有权利,在与健全人同等的基础上,享受获取和使用公共交通、社会便利设施及服务的权利。”其后的条款还写到:“本国政府和相关公共设施及服务的提供商应该适当考虑残障人的需求,采取必要措施,以保证此类设施与服务能够符合通用型设计的标准,从而促进残障人士对此类设施及服务的使用与获取。”
 
此外,相关条款规定,所有公共建筑都应该为残障人提供无障碍的使用环境。根据《统一建筑法规》(UBBL)第34条A款:“任何适用于本法规的建筑物及其内部设施,包括其中的服务设施、固定植物景观以及机械装备都应通过无障碍检测,以满足残障人士出入及在其内部活动的需求,建筑物的检查、维护和修理都应全部或大体满足无障碍的标准;应专门设计相应的辅助设施,以供残障人士使用”。
 
陡峭的轮椅坡道
 
来自美丽之门残障人基金会的无障碍设施评审员托马斯·杨表示,尽管制定了相应的无障碍设施规范,但是,设计稿与最终的建筑物之间依旧存在着较大差距。他谈到:“例如,轮椅坡道的坡度往往过于陡峭,或者残障人停车位的空间过于狭窄等等。”杨先生经常为有着无障碍设计意愿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规划符合残障人使用需求的建筑。
 
对于现有的建筑而言,其所有者有义务负担无障碍改造的费用。他回忆道,曾有一位酒店老板向他索取过相关的报价,不过,最终却决定暂缓改造工程,其原因在于“统计显示,很少有残障人能够有机会使用酒店内的设施,难以收回投资成本”。杨先生谈到:“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方面,由于基础设施的无障碍程度不达标,残障人无法出行,另一方面,由于很少有残障人出行,基础设施的无障碍建设往往收效甚微,因此,其进度被迫一拖再拖。”
 
此外,他还强调,无障碍工程的一体化建设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尽管巴生谷流域的诸多区域都实现了无障碍,然而,其一体化设计却往往差强人意。例如:巴生快捷巴士、回教法理事会站、马来亚铁路站以及许多购物中心都能达到轮椅使用无障碍的标准,但是,其相互之间却是完全独立的。因而,尽管轮椅使用者能够毫不费力地登乘巴士,然而,除了车站的咫尺范围之外,他们却寸步难行,因为,周边的人行道并未为他们加装轮椅坡道。也有的时候,他们虽然可以乘坐轻轨,但是,由于必须通过楼梯上下人行天桥,因而无法抵达马路对面的购物中心。
 
作为去年宣誓就任的议员,巴斯玛法西在议会中频频发声,推动了诸多议题的讨论进程。在她的提议下,当地政府部门旗下建立了一个管理机构,以确保当地议会的技术委员会能够在其工作中考虑到无障碍方面的问题。她建议,应该由特定机构对无障碍设施评审员加以培训和必要的资格认证。
 
不过,在谢女士看来,想要解决问题,首先需要改变人们的思想观念。首次当选议员的她认为,随着各项法律法规的相继出台,相关政策的具体执行成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上届议员们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作,与巴打灵市政厅(MBPJ)共同制定了本市建筑无障碍的标准指南。”
 
不要带上“慈善”的有色眼镜看待我们
 
在一次研讨会上,谢女士谈起了自己的计划,她希望能够从今年年底开始,推动无障碍旅游的发展,同时,鼓励残障游客前往马来西亚游览。她谈到:“如今,我所想做的就是监测公共建筑的无障碍建设过程,因为感到成本过于高昂,许多人都不愿意按照法规设计无障碍设施。人们需要改变自己的残障观,不应仅仅从‘慈善’角度看待残障问题,而应该将残障游客视为能够在当地消费的人。既然韩国政府为本国的残障人发放了出游津贴,为何马来西亚不尝试着开拓相关旅游市场呢?马来西亚政府应该了解,无论是残障人还是老年人,都是国家旅游业的收入之源。一旦我们的无障碍设施建设到位,就可以吸引大量来自韩国与日本的残障与老年游客。”此外,谢女士还指出,研究表明,老年游客有着很高的消费能力。
 
译自 Yahoo Malaysia
 
14th June 2014

相关热词搜索:残障 法律

上一篇:杭州残疾家庭快报名申请无障碍设施改造
下一篇:津城银行为残障人提供优质服务 允许导盲犬进入

分享到: 收藏